诗歌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随笔散文
幽默笑话
爆笑男女
夫妻笑话
校园笑话
职场笑话
节日笑话
文艺笑话
儿童笑话
名人笑话
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希腊神话
一千零一夜
经典童话
童话作文
成长故事
母爱故事
父爱故事
教育故事
友情故事
感恩父母
睡前故事

向求婚人复仇

时间:2015-07-24 作者:一切随风 阅读:加载中..
这时,奥德修斯捋起破衣袖,手中握着硬弓和装满箭矢的箭袋,站到高高的门槛上。他把箭里的箭都倒在脚边,向求婚人大声地说:“第一轮比赛已经结束,现在进行第二轮比赛吧。这次由我选择目标!”说着他拉起弓,搭上箭,瞄准正在举杯喝酒的安提诺俄斯射去,正中他的咽喉,箭头从颈后穿出。他口鼻喷血,酒杯也从手上滑落。他倒下时,把桌子撞翻了,菜肴和杯盘都洒在地上。求婚人见他倒下了,都从椅子上跳起来,奔到墙边找武器,可是矛和盾都不见了。于是他们破口大骂:“该死的外乡人,你为什么瞄准我们射击!”他们这样说,是以为陌生人偶然射中了安提诺俄斯。他们不知道他们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奥德修斯对他们声震如雷地吼道:“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以为我永远不会从特洛伊回来了!你们挥霍我的财产,诱骗我的女仆,并在我活着时就来向我的妻子求婚。你们在神衹和凡人面前都不感到羞耻!现在你们的末日已经到了!”

求婚人听了大惊失色,各自寻找逃跑的路。只有求婚人欧律玛科斯强作镇定地说:“如果你真是奥德修斯,那么你就有权利向我们发怒,因为我们在你的宫中,在你的国内,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可是,应该承担责任的罪魁已经死在你的箭下了。安提诺俄斯唆使我们干了这些事,他其实并不是真心向你的妻子求婚。他是想当伊塔刻的国王,计划谋害你的儿子。他现在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我们是你的同族兄弟,请宽恕我们。请你息怒!我们每人都给你补偿二十头肥牛,并送给你所要的黄金和青铜,以求你的谅解!”

“不!欧律玛科斯,”奥德修斯严厉地回答说,“即使你们把所继承的遗产全部给我,我也不会甘休。我要你们以死来抵偿你们的罪孽,任何人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求婚人吓得心惊胆战,瑟瑟发抖。欧律玛科斯又回过头来对朋友们说:“这个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家拔出剑来,用桌子挡住他的箭。我们必须制服他,把他推下门槛,然后我们去请朋友来援助我们。”说着,他抽出宝剑。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冲上去,飞箭已射穿了他的胸部,利剑从他手中落到地上。欧律玛科斯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用头撞着地面,不一会儿便死了。现在安菲诺摩斯挥剑向奥德修斯扑去,企图夺路而逃。忒勒玛科斯持矛向他掷去,正中他的后背,他扑倒在地。忒勒玛科斯拔出长矛,站到门槛上,与他的父亲站在一起,并给父亲递上一面盾牌,两根矛和一顶铜盔。忒勒玛科斯又急忙奔进武器库,取来四块盾牌,四顶铜盔,八根矛,四顶有马鬃盔饰的头盔。他和两个忠诚的牧人都武装起来。他们把第四套盔甲交给奥德修斯。于是,四个人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奥德修斯箭无虚发,求婚人一个个死在他的箭下。箭射完了,他把硬弓靠在门框上,用盾挡住身体,戴上头盔,盔饰可怕地颤动着。他握着两根粗大的长矛,四下观察着。在大厅里有一扇边门,通向内廷的过道。门很小,只容一个人通过。奥德修斯曾吩咐牧猪人欧迈俄斯看守这门,但欧迈俄斯跑去武装自己时,求婚人阿革拉俄斯看到门口无人,便对同伴们喊道:“朋友们,我们快从边门进城搬救兵。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把这个人消灭!”

但站在一边的牧羊人墨兰透斯说:“边门很小,过道很窄,每次只能通过一人。他们四个人中只要有一个站在前面,就能把我们全杀掉。还是让我一个人悄悄地钻出去,从他武器库里把武器搬来。”说着他就这样做了。不久,他搬来十二面盾牌、十二顶头盔和十二支长矛。奥德修斯突然看到对手们武装起来,吃了一惊,回头对忒勒玛科斯说:“这一定是不忠实的女仆或者是牧羊人干的事!”

“阿,父亲,恐怕这是我的过失,”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刚才我忙着取武器,匆忙中忘记关门。”牧猪人听到这话,急忙朝武器库奔去,准备关门。他从开着的门里看到牧羊人正在里面拿武器,便赶紧回来报告。“我是把他抓住,还是把他杀了?”他问主人。

“你同牧牛人一起去,把他抓住,把他的双手和双脚反绑起来,吊在库房中间的梁柱上。然后把门关上,立刻回来。”

两个牧人遵命而去。他们悄悄地走近牧羊人,把他抓住,按在地上,用绳子把他的手脚反捆起来,再把一根长绳套在屋顶的钩子上,捆住他的身体,然后将他拉了上去,吊在横梁边。随后,牧猪人和牧牛人关上门,仍然回到奥德修斯的身边。

这时,又有第五个人来参战。这是变为门托尔的雅典娜,奥德修斯认出了女神。求婚人看到这新来参战的人,非常愤怒。阿革拉俄斯怒冲冲地吼道:“门托尔,我警告你,不要上奥德修斯的当,来跟我们作对。否则,我们杀了你,烧掉你的房子!”雅典娜听了很生气,鼓动奥德修斯勇敢地对付求婚人。她说:“你好像不如在特洛伊战争中那样勇敢了。你用计谋征服了这座城市,可是现在,捍卫你的宫殿和财产时,你怎么迟疑不前呢?”她用这些话激励奥德修斯,是因为她不想直接参加作战。说完话,她突然像只鸟儿一样飞上去,停在满是烟灰的横梁上。“门托尔走掉了,”阿革拉俄斯对朋友们说,“现在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让我们好好地想个对付他们的办法。你们不要把长矛同时掷出去,先掷六根,集中瞄准奥德修斯!如果他倒下去,其他人便容易对付了!”可是,雅典娜却让他们的长矛掷偏了。一根中在门柱上,另一根砸在门板上,其他的则掷在墙上。

奥德修斯对他的同伴们大声喊道:“注意瞄准!”四个人一起把长矛掷出去,没有一根偏离目标。求婚人看到他们的同伴纷纷倒下,都退避到大厅的角落里。不一会,他们又大胆地从角落里冲了出来,从死者身上拔出长矛,继续投矛,但大部分没有掷中。只有安菲诺摩斯的矛擦伤了忒勒玛科斯的手背;克忒西波斯的矛在牧猪人的肩膀上划了一道口子。但他们两人反被忒勒玛科斯和牧猪人用长矛掷中,倒地身亡。

奥德修斯和他的朋友们从门槛上跳下来,向求婚人大肆冲杀。勒伊俄得斯跪在奥德修斯的脚下,抱住他的双膝,苦苦哀求:“可怜我吧!我没有对你家做过坏事,我一直劝阻他们,可是他们不听我的!我所做的只是举行灌礼,难道这也有罪吗?”

“如果你为他们举行灌礼,”奥德修斯严厉地说,“那么你至少为他们的幸福作过祈祷!”说着,他挥剑砍下了勒伊俄得斯的头。

歌手菲弥俄斯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不知道该从边门穿出去逃命呢,还是该抱住奥德修斯的双膝求他饶命。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将竖琴放在地上,跪在奥德修斯的面前。“请饶恕我吧!”菲弥俄斯呼叫着,“如果你杀死一个用歌声娱乐神衹和凡人的歌手,你会后悔的。我可以歌颂神衹,也可以歌颂你。你的儿子可以为我作证,是他们强迫我来唱歌的!”奥德修斯举起宝剑,不过他还在犹豫。这时忒勒玛科斯向他跑来,大声说:“父亲,请住手!别伤害歌手。他是无辜的。另外,如果使者墨冬还没有被杀死的话,我们也应该饶恕他。他照顾我如同自己的孩子,对我们是很和善的。”这时墨冬正裹着一张生牛皮躲在椅子下。他听到有人为他求情,连忙钻出来,跪在忒勒玛科斯的面前。看到这样子,奥德修斯也不禁笑起来,他说:“歌手和使者,你们两人不用害怕了,忒勒玛科斯已救了你们。出去告诉外面的人,忠心的人有好报,不忠的人该杀头。”两个人连忙逃出大厅,到了前廷,四脚仍然颤抖,只得坐了下来。
  • [编辑:冰荷]
  • 分享到: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