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随笔散文
幽默笑话
爆笑男女
夫妻笑话
校园笑话
职场笑话
节日笑话
文艺笑话
儿童笑话
名人笑话
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希腊神话
一千零一夜
经典童话
童话作文
成长故事
母爱故事
父爱故事
教育故事
友情故事
感恩父母
睡前故事

驼背的故事

时间:2015-07-23 作者:大气球 阅读:加载中..
古代,中国的京城中住着一个裁缝,他性情快活,喜好嬉戏,常带着老婆出去散步玩耍。一天,他们夫妇清晨出去散步,直到日落时才游玩而归。路上,他们碰到一个驼背。这驼背给人滑稽的感觉,他的言谈举止,使人一下子忘记了苦闷,情不自禁地快乐起来。裁缝夫妇兴致勃勃地打量一番驼背,一时高兴,便约他一道回家,大家好一块儿吃饭玩乐。

驼背一请便动,到裁缝家时,天已快黑。裁缝马上到市上去买了煎鱼、馍馍、柠檬和葡萄,以丰盛的晚餐款待驼背。他们围着餐席开怀大吃。裁缝的老婆拿了块很大的鱼肉塞进驼背嘴里,开玩笑似地捂住他的嘴,说道: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你肯定能整块吞下这鱼肉,不许你嚼,快吞吧,快吞吧。”

驼背果然遵命一咽,一根带肉的大鱼刺一下钩住他的喉管,噎得他喘不上气来,只一会,他就被鲠死了。裁缝惊呆了,不由叹道:

“毫无办法,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这个可怜虫,早不死,迟不死,为什么偏偏死在我们手里!”

“你可不能就这样坐着不动呀?”老婆焦急地埋怨裁缝,“我们可是坐在熊熊的火焰上了。”

“那该怎么办呢?”

“来吧,你来抱住他的身子,我在他的脸上蒙上一张丝帕,然后我先出去,你再跟在我后面,趁黑夜我们把他弄出去,在街上,你一边走,一边要不停地说:‘孩子,我和***妈这就带你看医生去。’”

裁缝按老婆的吩咐,抱着驼背的身体,跟在老婆后面出去,老婆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嚷:“哟!我的儿啊,你快好起来吧。真让我痛苦呀!不过我知道,这样的天花,确实是到处都很容易染上的哪。”

夫妇俩一路走着,说着,沿街向人打听医生的的住处,以便让全街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孩子病了。最后,他们终于找到犹太医生的家。

医生的黑女仆听到他们敲门,为他俩开门。看见裁缝夫妇,她以为他们抱着的是他们的孩子,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们带孩子来看病,”裁缝的老婆说:“这是一枚四分之一的金币,请拿去给你的主人,让他下来为我们的孩子看病吧。这孩子病重哪。”

女仆转身上楼时,裁缝夫妇趁机闯进医生的家门。

“快把驼背放下,”裁缝的老婆说,“我们快脱身。”

裁缝匆忙放下驼背,让他靠着楼梯,两人一溜烟跑掉了。

女仆回到楼上,对医生说:“门前有一对夫妇来给医生看病,他们说把这个四分之一的金币给你,请你去替他们的孩子看病。”

医生见了金币,非常高兴,立刻起身,匆匆下楼来看病人。下楼时,一脚踢在死了的驼背身上,给绊得跌了一跤,驼背滚下楼去。医生爬起身,叫道:“啊!摩西与十诫哟!亚伦与赖约舒哟!我怎么会踢到这个病人,使他滚下去,一下子跌死了。我对这个死在家中的尸体可怎么办呀!”

医生战战兢兢地驼着驼背的尸体到楼上,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老婆。

“你怎么还不想办法呢?”老婆说,“你要是坐着不动,等到天亮,我们就完了,我和你会把命送掉的!来呀,我们把他抬上平台,放到隔壁那个穆斯林家中去吧。”

原来医生的邻居是王宫里的厨房总管,他经常把王宫里的肉带到家中,惹得猫和老鼠去偷吃,而且他家没人时,连狗也会爬过墙头,下去偷吃,因此糟蹋了不少的肉。这时医生夫妇两人,一个提着驼背的双手,一个抬着他的双脚,沿墙边把他慢慢地放了下去,让他靠着屋角。做完这一切后,他们悄悄地潜回自己家里。

驼背被放下去时,那个总管刚好回家。他打开门,拿着蜡烛走进屋,立刻发现有人站在屋角。

“啊!凭我的生命起誓,”他嚷起来,“好啊!原来偷我那么多肉的是人呀!你偷了我的肉,我还一直错怪是猫和狗,以致巷中许多猫和狗都遭了殃,却原来是你从屋顶上爬下来偷的呀!”他嚷着,马上去拿起一柄大锤,朝驼背胸部打了几锤。

驼背被打倒在地,一动不动,总管这才惊惶失措起来,既忧愁又苦闷,叹道:“毫无办法,只望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他想到事情关系着自己的性命,骂道:“这些讨厌的肉啊!愿安拉诅咒它们,这个人的生命难道就这样断送在我手里吗?”

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个驼背。

“你生为驼背做孽还不够吗?”他说,“定要做贼来偷油偷肉吗?我的主宰呀!求您保佑我,掩盖我的罪孽吧。”于是总管负着驼背,趁夜一直摸索到街拐角处,偷偷放他下来,让驼背的身体靠在一家店铺门前,然后拔脚开溜。

这时,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基督教商人,东倒西歪着,正要去澡尝洗澡。他念叨说:“快了!快到澡尝了!”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驼背面前,坐下去解鞋带,猛见身旁立着一个人,便一骨碌爬起来,以为这人是想来偷他的缠头的。原来昨天夜里,他的缠头刚被人偷了,他正为此愤愤不平。于是他猛地一拳打在驼背脖子上,驼背马上倒了下去。这个商人醉得厉害,一面大声喊叫“捉贼”,一面趁势扑在驼背身上,两手紧紧掐着驼背的脖子不放。巡察闻声赶到,正看见这个商人骑在驼背身上乱捶乱打。

“为什么打人?”巡察问。

“这个人要抢我的缠头。”

“起来!”

基督教商人站了起来。巡察走过去一看,人已被打死了。“好了!”巡察说,“基督教徒打死伊斯兰教徒了。”于是绑起基督教徒,带往衙门。

“基督呀!圣母玛利亚呀!”基督教商人忿恨地嚷叫:“我怎么会打死人呢?我只打了一拳,他怎么会死?他死得多快呀!”

之后,基督教商人酒醒了过来,恢复了理智,悲哀地和驼背在监狱里过了一夜。

次日,法官在处决杀人犯之前,掌刑官宣布了基督教商人的罪状,把他带到绞刑架下。当绞绳套上他的脖子,快行刑时,那个厨房总管却忽然赶了来。他从人群中挤进去,见基督教商人就要被绞死,便使出全身力量挤到掌刑官面前,在声说道:

“别绞他,这个人是我杀的。”

“你为什么杀人?”法官问。

“昨夜我回家时,他正从屋顶上爬下来,要偷我的东西,我一气之下,用大铁锤打中了他的胸部,打死了他。由于害怕,我背起他到大街上,把他扶靠在一家铺子门前。可是现在我想,我已经杀了一个伊斯兰教徒了,可不能再让这个基督教徒死于非命,现在请拿我偿命,绞死我吧。”

听了总管的自首,法官宣布基督教商人无罪,释放了他。“绞这个人吧。”法官指着厨房总管,吩咐掌刑官。

掌刑官按法官的命令,从基督教商人脖子上取下绞绳,套在总管脖子上,牵他到绞刑架下,准备动手开绞。这时,那个犹太医生挤开人群,叫喊着冲到绞架下,说道:

“你不能绞他,杀人的不是他,而是我。是这样的:昨天我在家中,有一男一女来求医,他们带着这个驼背,叫女仆把一个四分之一的金币给我,说是给他治病。那一男一女进入我家,让他靠着楼梯休息,两人便走了。我摸索着下楼去看病人,黑夜里看不清,一脚踢在了他身上,他跌倒下去,立刻摔死了。老婆和我把尸体抬到平台上,设法将它放到总管家里,因为他是我们的邻居。总管回去发现驼背在他家中,以为是贼,用锤把他打倒,还以为是自己打死了他。我无意间杀死了一个伊斯兰教徒,可不愿有意地害了另一个伊斯兰教徒的生命了!”

由于犹太医生的自首,法官便吩咐掌刑官:“放掉总管,绞犹太人偿命好了。”

掌刑官又将绞绳套在犹太医生脖子上,刚要动手开绞,那个裁缝又突然挤开人群,奔到绞刑架下,对掌刑官说:

“别绞他,杀人的不是他,而是我。是这样的:昨天清晨我出门散完步,午后回家的时候,碰到这个喝得醉醺醺的驼背。他敲着小鼓,哼着小曲。我当时邀他到我家,用煎鱼招待他。我妻子拿了块鱼肉请吃,塞在他嘴里,他一咽便鲠死了。我妻子和我把他抱到犹太医生家里,他的女仆来开门,我对她说:‘告诉你的主人,请他快下来,给我们的孩子看病。’当时,我给了她一枚四分之一的金币。她上楼去通知主人的时候,我把驼背放在楼梯上,然后带着老婆悄悄溜走。医生下楼踢在他身上,便认为是自己杀死的。”

“这是事实吧?”他问犹太医生。

“对,真是这样。”医生回答。

“放掉犹太人吧,”裁缝望着法官,“让我来偿命好了。”

“这真是一个可以记录下来当史料的怪事。”法官听了裁缝的自首,感到非常惊讶。随即吩咐掌刑官:“放掉犹太人,根据裁缝的自首,绞他好了。”

掌刑官一边把绞绳套在裁缝脖子上,一边说道:“麻烦极了!一会儿要绞那个一会儿要绞这个,结果,谁也死不了!”

那个驼背,本是供皇帝逗笑取乐的一个侏儒,随时随地侍奉皇帝。他喝醉酒,溜出王宫后,一连两天也不见回宫。皇帝便吩咐打听他的下落。侍臣出去打听了情况,回宫禀报国王:

“启禀主上,驼背已死了,尸体被人送到衙门里。法官要绞死杀人犯。可非常奇怪,每当他宣布了罪状,快要行刑开绞时,总有人出来自首,承认是自己杀人,已有好几个人自首了,每人都讲了杀人的原委。”

于是,皇帝吩咐侍卫:“你快去法场传法官进宫,要他带全部犯人来见我。”

侍卫到法场时,掌刑官刚准备好,就要开绞裁缝了。

“且慢!”侍臣制止了掌刑官,向法官传达了皇帝的旨意,随即命人抬着驼背的尸体,并将裁缝、犹太医生、基督教商人和总管一齐带进宫去。法官见到皇帝,跪下去吻了地面,把事件经过一五一十报告了皇帝。皇帝听了,又惊奇又激动。

这时,一个刚进宫的理发匠站了出来,看了这场面。他到很奇怪。

“陛下!”理发匠说:“为什么这个裁缝、基督教商人、犹太医生、穆斯林总管和死了的驼背都在这儿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皇帝笑着说:“来吧,把驼背昨天吃晚饭时的情形,以及基督教商人、犹太医生、总管和裁缝所谈的一切经过,全都讲给理发匠听吧。”

理发匠听了这一切,说:“这可是奇事中的奇事了!”接着他摇着头说:“让我看一看驼背吧。”于是他靠近驼背坐下,把他的头挪在自己的腿上,仔细打量一番,突然哈哈大笑,笑得差一点倒在地上,他说:“每个人的死都是有原因的,驼背之死尤其值得记载呢。”

他的言行使得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皇帝也一样摸不着头脑。

“陛下,以你的恩惠起誓,这个驼背并没有死,他还在喘气呢。”理发匠说着,从袋里拿了一个罐子出来,打开,从中取出一个眼药瓶,拿瓶中的油质抹在驼背脖子上,接着又掏出一只铁夹子,小心地把铁夹子伸进驼背的喉管,挟出一块裹着血丝、带着骨片的鱼肉。驼背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一骨碌爬了起来,他神气十足,伸手抹一抹嘴脸,说道:

“安拉是唯一的主宰,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

皇帝和所有的人惊奇之余,全笑得死去活来。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皇帝说,“这可真是奇事,没有比这更稀奇古怪的事了,臣民们,”他接着说:“难道你们曾见过死了又活回来的人吗?若不是这个理发匠,这驼背一定假死变成真死呢。”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人们齐声说,“这真算得是万中仅一的奇事了。”

皇帝惊讶之余,一面吩咐宫中的人记录驼背的故事,作为历史文献保存;一面赏赐犹太医生、基督教商人和总管每人一套名贵衣服,然后让他们全都回家,裁缝、驼背和理发匠也各得到了皇帝赏给的一套名贵衣服。从那以后,裁缝在宫中做起缝纫活,按月领取薪俸;驼背仍然陪伴皇帝,谈笑取乐,得到了很高的俸禄;理发匠却成为皇帝的随身陪侍,替皇帝理发。
  • [编辑:冰荷]
  • 分享到: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